欢迎进入湖南省水利发展投资有限公司

网站手机版

微信公众账号

>
建国70周年专栏

National Day column

建国70周年专栏

水乡飞来了金凤凰

作者:
谢启林
来源:
湖南省水利发展投资有限公司
2019/12/09 19:26
浏览量
  我的家乡在有“秦县汉郡”之称的古城零陵,隋唐之后,改立永州府,因而又称永州;零陵、永州自古一地二名。我家临水而居,与零陵古城隔河相望。秀美清亮的潇水河从我家门前悠悠流过,在我的家乡调皮地荡出一个巨型M大湾,然后西流至十里开外的蘋岛,汇入北去的湘江。1200年前,一位失意落魄的文人就曾长年踟躅徜徉在我的家乡,提着一壶老酒、握着一管秃笔写出了流传千古的《永州八记》和《捕蛇者说》,眷恋永州美,体察百姓苦。其中石渠、石涧、袁家渴都在我家附近,袁家渴就在我家门口。“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描绘的可能就是我的老祖宗爷爷冬天在潇水河上钓鱼的情景。我家祖祖辈辈赖以为生的就是三件事:种田、打鱼、捉蛇;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日子贫穷而简单。
(零陵香零山)
 
  上世纪七十年代,我们几个光屁股小孩正在院子里玩泥蛋,突然,家里的大黄狗“汪汪”叫了起来。一向静谧、安详的小村庄来了几个陌生人,背着帆布包包,提着三脚杆杆,到我家井口舀水喝,还说到我家煮饭吃。我们村庄难得有陌生客人过来,母亲笑呵呵地说,要得,我煮饭给你们

(零陵油山岭潇水大湾)

 

吃,别嫌弃我们农村的粗茶淡饭呀。来人中有一个瘦高个,背微驼,说话带零陵口音,人很和善,说大嫂,有口饭呷就行,麻烦你们了。饭后,他们又背着东西在我们山上、田地里瞄来瞄去,画来画去。大人们说,他们是来测量的,相中我们的地方了,要修电站;修好后,就不用点煤油灯了,还和城里人一样,在家里坐着就能看到“小电影”。后来才知道,他们相中的就是潇水荡出的那个M大湾,裁弯取直后,能使电站发电获得宝贵的水头。
  八十年代中期,我上中学了,来到零陵县城读书。家乡接连来了一拨又一拨人,立桩放线,清点果木,丈量房屋和田土。挖掘机开了进来,一条土路修了进来,电站真的要修了!沉寂上千年的古老村庄沸腾起来了。工地上人来人往,
[水利部农电司赵副司长(左二)在工地检查指导工作(1991年)]
 
穿梭不断。有讲长沙话的、讲祁阳话的、讲本地话的;有戴蓝帽子的、戴白帽子的、戴红帽子的;有长鼻子车、推斗子车、后八轮大卡,还常常有大官过来指指点点,谈笑风生。很快,附近古老而衰败的五洲凉亭被推倒,屋旁的山坡削去了半边,挖出了一个巨大的深坑。厂房工地钢筋一排排、一片片,象密实的竹林;混凝土一浇一大片,水泥墙宽得能晒谷、能跑马,高得仰望能掉帽、能酸脖。羊公滩上,潇水河围堰筑坝,一条坝面公路连通了荒凉偏僻的油山岭、凉水井。二姨家的鸡鸭鱼鹅和板栗杨梅再不用肩挑手提,不用撑船泛舟,当天就能运到零陵城。
  为开挖引水渠,四里八乡成千上万的老百姓都来到工地,一个乡村开挖一段渠道。工地上刷着巨幅标语:“人民电站人民建,建好电站为人民”。暑假回到家里,当生产队队长的父亲把我也叫
到工地,说“双抢”人手少了,叫我顶一顶。那段时间,天麻麻亮就出工,挖土撬石,抬筐推车,没几天就晒得贼黑,累得酸痛,手脚起泡,肩膀红肿,一套篮球汗衫很快就磨烂了,体验到了父辈
建电站的辛苦和不易。大约半年时间,一条4000米长的现代版人工运河就露出端倪,虽远比不上京杭大运河,但在永州人民眼中,这是了不起的壮举。库区防护工程开挖时,打的也是“人民战争”。受益乡镇的村民投工投劳,挖掘撇洪渠,修筑防洪堤,保护了数千亩田地不受水淹,有些旱地还实现了自流灌溉。
(奥地利专家在调试)
 
  叔叔带着一帮家乡人在厂房工地干了三四年。他告诉我,工地上还有鹰钩鼻子、蓝眼睛、黄头发的洋人,野司喽喽地一句听不懂。有些老外比他1.80米的个子还高,比他180斤的块头还大,挺着大肚子,走起路来,象胖大的企鹅在移动。母亲说,还有一个洋媳妇带着一个洋娃娃买过她的花生和桔子。原来,这个电站买的是“洋母鸡”,用的是老外的发电机组,奥地利低水头贯流式灯泡型机组。
(1991年11月,湖南省副省长王克英(前右一)与外宾在剪彩典礼现场)
 
  1991年11月30日,这是一个喜庆的日子,这是一个所有参加电站建设的人们难以忘怀的日子。多年的辛苦修成了正果,南津渡水电站首台机组投产发电了。工地上红旗招展,彩旗飘飘,人山人海,车水马龙,锣鼓喧天,铳炮齐鸣,那家伙、那架势,乡亲们从没见过。人人脸上洋溢着笑容,
流淌千年的古老潇水改道了,弯道变直了,河水变出电来了。听说,水利部领导、湖南省副省长、奥地利驻华大使等都莅临现场,为首台机组投产发电而剪彩。时任水利部部长杨振怀还为该站题写了站名。
  第二年5月,三台机组全部投产发电,清洁电能源源不断地汇入国家大电网。
  九十年代初,我从湖南省水利水电学校毕业,有幸分配到南津渡水电站工作。进入电站,我零距离接触到发电洋设备,成了一名光荣的运行值班员。能亲手启动机组,把清清的河水变成电能,送到千家万户。
  昔日的小山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大变化。家里的低矮土砖老房早拆了,住进了政府统一规划建设的二层红砖楼房。“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煤油灯退出了历史舞台,楼上楼下,电灯电话;从前想都不敢想的彩电、冰箱、洗衣机进了家门。好多家庭陆续买了小车、大车,在城里买了房,有些叔叔在乡村盖起了别墅。母亲也不用下田干活了,天天穿得干干净净含饴弄孙,安享晚年。母亲说,从小吃苦受累没读到书,没想到老了还能享到这样的福,苦尽甘来,日子越过越甜。
  白驹过隙,岁月如梭。转眼间,我在电站工作也快30年了,从一个毛头小伙变成了中年大叔。从事过运行、检修和生产安全管理,成了生产技术骨干。与南津渡水电站共成长,见证了南津渡水电站的发展壮大历程,亲历了电力生产的技术革新和改造提质工作。
  投产发电二十年左右,机组出现线棒烧损等现象,购买国外备品备件周期长、价格昂贵,远水解不了近渴。南津渡水电站管理层提出对洋设备进行国产化技术改造。我们九十年代进站的一批大中专学生,成了技术改造的主力军,拿方案、考察厂家、现场接线布线、更换线棒和控制设备等等。忙得不亦乐乎,经常加班加点,甚至通宵奋战,抢时间,抢进度,人人希望早日完成工作任务,为多发电赢得时间。经过五年间断性改造,圆满完成了机组线棒国产化改造和综合自动化改造,为国家节约了大笔外汇;技术革新成果荣获湖南省科技进步二等奖。广东、广西、湖北、四川等地使用同类机组的发电企业纷纷到我们电站学习取经,他们也遇到了类似问题,回去后,陆续开展机组国产化改造,摆脱对洋配件易损件的依赖。国产化改造为电力企业培养锻炼了一批电力技术人才,厂家也锻炼培养了一批技术工匠,促进了民族经济发展。
  趁热打铁,我们一帮技术人员提出对开关站、一次设备及调速励磁系统等全部进行技术革新和改造,得到了领导层和主管部门的支持和鼓励。我们依靠自身技术力量,在厂家的帮助指导下,陆续完成了调速器系统改造、开关站系统改造,建立了GIS开关室,10KV、35KV、110KV的一次设备全部改造到位。一系列设备更新改造换代动作,提高了设备技术性能和安全性能,减轻了运维人员劳动强度。2017年,又顺利完成电力企业二级达标任务,整个电站面貌焕然一新。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改革成了时代主旋律。南津渡水电站隶属关系1996年从当地政府转移到湖南省水利厅,2016年又从湖南省水利厅剥离至湖南省国资委,改革创新一直贯穿于企业管理发展之中。劳动人事薪酬制度改革、公司制改革、检修集控管理、人财物集团化管理等改革举措不断推出,集团公司不断做大做强,子公司人员大面积发展性分流,对标转型,提质增效,逐步革除国企通病。南津渡水电站犹如一叶小舟融入到国企大船队,搏击时代浪潮,开拓发展空间。我也投入到改革中,主动请缨,团结带领一批员工闯荡水利电力市场,利用国企人才技术优势代培代维代运,长年奔波在外,为企业分忧,为员工增收,为国家创造财富。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前辈筚路蓝缕,在家乡建好了南津渡水电站,使永州之野矗立了一座现代化电力企业,缓解了制约永州经济发展的电力瓶颈,为古城永州实现华丽转身创造了条件。昔日的流放蛮荒之地,如今高楼大厦拔地而起,高铁高速公路纵横交错,金黄的稻田点缀在青山绿水之间,整齐划一的工业园区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繁荣景象,千年前唐代文学家柳宗元在永州的栖息地——柳子小镇一跃成为湖南旅游“网红地”,零陵古城已焕发出勃勃青春气息。作为新时代的水利人,我们一定不忘初心,努力传承水利文化,象爱护眼睛一样,不断呵护“金凤凰”,不断擦亮这颗“潇湘明珠”,使家乡水电文化更加璀璨绽放,使家乡永州融入到祖国的大怀抱,一起腾飞,一起辉煌!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