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湖南省水利发展投资有限公司

网站手机版

微信公众账号

>
建国70周年专栏

National Day column

建国70周年专栏

尘世的江,时代的流(组诗)

作者:
贺小跃
来源:
湖南省酒埠江水力发电有限公司
2019/07/18 19:22
浏览量
《尘世的江》
 
这是一条尘世里真实的江
岁月在其中丢了多少污浊
这条江最终都能以透明示人
三十多年了,我都不能飞越
只能在江的一侧夹着尾巴做人
这确实是一条尘世的江——
如果你坚持崇高,那它就是银河
收藏那么多灵魂,闪烁夜空
指引人类走向光明
如果你坚持卑微,那它就是洪水
收集那么多波涛,劈山开壑
把人间的不幸和苦难裏入大海
 
《罗霄山以西》
 
湘赣边界
罗霄山以西
一九五八年
十万民工口号响彻云天
从此不为疆域操心
只掳掠蔚蓝
“蔚蓝是一种态度
是光明和美好的源泉”
后来的我一无所有
只有这条截断的江
后来的我意气风发
只掬裸露的蓝濯缨
硬把这条尘世的江
写成沧浪的水——
而生活在这里的人
都管它叫酒埠江
对蔚蓝视而不见
 
《江从东方升起》
 
江从东方升起
追赶它的是太阳
土坝截断鸾山云雨
欲与罗霄比高
攸女更无恙
奉大禹之旨
日夜把寒婆的酒香
引灌到了双子坳
乃至缤纷了两岸
而两岸的杜鹃
像调皮的孩童
每年都要喊一次
漫山遍野的红军
假定鸟声是弹孔
那么倒下的是白云
——似乎雷声在朗诵
“黄洋界上炮声隆
报道敌军宵遁”
 
《捷报》
 
而捷报
传到罗霄山以西
已是二十一世纪
酒埠江
是多么的回肠荡气
如同青春的曲折
如今青春不再
我两鬓生白
和蔚蓝一同老去
一同老去的
还有战火和房屋
所以青箬笠
绿蓑衣
斜风细雨不归
居然钓起
九十年前的骸骨
以其死时的悲壮
傲视我的时代
 
《大坝是令人心跳的眉》
 
大坝是令人心跳的眉
阻挡了
从上游奔泻而来的历史
当天空书写一场场悲壮之后
漫山遍野开遍了杜鹃
故人和旧事都已走远
只留下秋收起义
和蔚蓝打成一片
在生命的河流打转
我还是我
酒埠江还是酒埠江
罗霄山还是罗霄山
那里还有人唱着
“若要盼得哟红军来
岭上开遍哟映山红”
而这边仍然有人在和
 
《江西的水》
 
说源头
源头在罗霄山脉
武功山西麓
明月在那里开国
白鹤把海拔提高
所以水显灵在人间
 
此地两省交界
水从江西流来,抵湖南,又奔长江
水上是无限的空,水和月互为倒影
水中有红都,摇着风云,摇着旗帜
青春在水中跑进又跑出,那么多脸丢失
在尘世再也寻不见
 
江西的水穿过酒埠江
即使再穿过几个省,穿过大半个中国
也洗不掉我们与生俱来的黄皮肤
入海口,世界太平
因为水在上游打下红色江山
幸福早已点亮千家万户
 
《时代的流》
 
终于恍然大悟
酒埠江的水是时代的流
日复一日克自然的风复历史的潮
而罗霄山脉是一部百读不倦的《论语》
蔚蓝翻动着
又被小鸟的飞翔译成天籁
在源头聚集成那么多风雨
等待雷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