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湖南省水利发展投资有限公司

网站手机版

微信公众账号

>
建国70周年专栏

National Day column

建国70周年专栏

将毕生献给水利事业的爷爷

作者:
蒂文
来源:
湖南省水府庙水力发电有限公司
2019/07/04 19:18
浏览量
  我的爷爷叫赵静海,生于1929年7月,1949年1月参加革命工作,1958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1年12月退休,1985年4月,湖南省水利水电厅根据(国务院国发〔1982〕62号)文件精神,将爷爷从退休改成离职休养。爷爷从1952年11月到原湖南省水电厅机电工程局工作后,于1960年10月调到水府庙水电站,先后担任电站党委办负责人、政治处副主任、办公室主任。退休后电站又返聘爷爷编写厂史,同时还担任居委会负责人职务。爷爷把自己毕生献给了水利事业,虽然没有可歌可泣的动人乐章,但他对待工作那种勤勤垦垦、兢兢业业、忠于职守、尽职尽责的敬业精神,一直激励着我认真做好本职工作。
 
吃不饱穿不暖的童年
 
  1929年7月19日,爷爷出生在河南省安阳县梨元村,家里十分贫穷,除二间破屋外,没有一寸土地,一家生计全靠太爷爷打短工维持。爷爷生下来时,太爷爷希望爷爷往后的日子能吃饱喝足,取名叫赵斗儿。8岁开始在本村小学念了三年书,到11岁时实在因家中无钱缴学费而停学,在家拾柴、做短工又过去了三年,虽然太爷爷取了斗儿的名字,却还是不能吃饱穿暖,过着有一顿无一顿的生活,爷爷便将名字改成赵尚武,盼望自己有一副好身体,能够使全家丰衣足食。
 
颠沛流离的少年时期
  1943年冬,爷爷跟随大哥一起到陇海铁路宝天段做民工,打小工,还在包工头赵大生、王葆贵工棚记账,三年时间里,从西安到宝鸡、再到天水,直到47年春天,又从西安到了陇海铁路河南观吾堂镇段干了一年时间。1948年春因太奶奶病危回到了郑州,这样才开始在郑州做小工、短工。爷爷的少年时期,为了能够吃上一口饭,是在颠沛流离、劳累奔波求生中度过的。
 
积极投身新中国建设
  一唱雄鸡天下白,1948年10月22日,郑州解放了,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郑州人民重新安排河山田园,整修街道,爷爷亲历了当时的动人场面,积极投身到新中国建设中。1949年1月,爷爷在郑州市人民法院监狱工作,刚开始任看守员,后任管理员,管理暂押犯人,1950年调到郑州市人民法院任管理员,1952年9月到郑州市石油公司储油厂从事消防工作。
 
献身水利事业四十载
  1952年,23岁的爷爷,怀揣着对水利事业的赤诚热爱,来到原湖南省水电厅机电工程局工作,踏上了水利工作岗位。
  1958年,万名劳动大军从湖南省各地,浩浩荡荡开进涟水河上游水府庙这个山沟沟,开始建设水府庙水库,爷爷也是那时候来到了电站工作。
  1959年9月,大坝主体工程完工,又过了一年水库蓄水试验成功,4台发电机组成功并网发电。在当时工程建设、发电技术各方面都相对落后的年代,没有正规的设计图纸,没有塔吊、泵车,没有预制好的商品砼,完全靠勤劳朴实的工人们用自己的辛勤汗水完成。
  电站投产后泄洪对河床和河岸的冲刷,造成尾水河床淤积抬高,引起尾水位壅高,每年必须对尾水河道进行一次“外科手术”,清除砂砾石、块石,使尾水河道通畅,降低下游水位,从而提高机组出力。这时,电站便会号召全体职工到河中捡石头,爷爷因从小营养不良身患多种疾病,但他不顾身体病疼依然参加,硬是坚持了一个月时间完成了任务。
  作为一名共产党员,爷爷始终坚持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不动摇,把水利事业作为自己毕生的追求,勤勤恳恳、兢兢业业,数十年如一日。因其出色的表现,爷爷多次获得优秀共产党员、先进工作者光荣称号,多次被评为省水利系统先进个人。    
  岁月如梭,光阴似箭,爷爷在1981年12月光荣退休。退休后不到二个月,便又回到了工作岗位,为了把水府庙水库建设历程完整的记载下来,负责厂史的编纂和人事档案的整理工作,83年底开始负责居委会工作,这一干又是十个春去冬来。
  从20岁参加工作到退休,他把这一辈子都献给了祖国的水利事业。有人说他这一辈子过得挺苦,但爷爷经常对我讲,“我只是茫茫人海中最普通的一个人,能够用自己最大的努力为国家建设尽一份微薄力量,我无怨无悔”。
  的确,在新中国水利事业发展史上,在每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过程中,每一个普通人所发挥的作用就是立足本职岗位爱岗敬业。每一个人就像是巨大的发电机组上一枚不起眼的螺丝钉,而正是这样一枚枚普通的“螺丝钉”,铸就了水利事业的辉煌历史。
 
临终愿祖国繁荣昌盛
  2016年10月,病重的爷爷住进了医院,在病床上,他留下了最后的诗句:
生于汤阴河畔,长于古地陕西,
欣逢盛世到来,终身伴侣相随。
一生共勉勤劳,诚实艰朴知足,
身陨湘地水府,魂归豫乡故土。
尘缘苦短难回,人间悠悠路长,
祝愿祖国繁荣,祝愿祖国昌盛!
  我站在电站大门两座威武的石狮子旁,眼睛里饱含着泪水,爷爷对这片土地爱得那么深沉,对水利事业寄托了深厚的期望,他热爱祖国,热爱事业,热爱企业。现在他已经离开了我们,但他的精神永远留在我的心中。